<object id="dv5jd"><address id="dv5jd"></address></object>

        <legend id="dv5jd"><output id="dv5jd"></output></legend>
        <label id="dv5jd"><pre id="dv5jd"></pre></label>
        <thead id="dv5jd"><menuitem id="dv5jd"><s id="dv5jd"></s></menuitem></thead>
      1. <s id="dv5jd"><source id="dv5jd"></source></s>

        <object id="dv5jd"></object>
      2. <del id="dv5jd"></del>
      3. <code id="dv5jd"></code>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消費者服務保險案例

        駕車過失致人死亡,交強險是否賠償?

        時間:2017-08-01 14:48:37

        【基本案情】

        周某系案外人邵某外孫媳婦,兩人因家庭瑣事曾有矛盾。2012年6月,周某與邵某再次因瑣事發生糾紛。6月21日早晨7點30分左右,周某駕駛長安牌面包車外出做生意,邵某見狀,立即從家中沿路自北向南來到水泥路與泥土路的交叉路口。為阻攔周某車輛,邵某跑到交叉路口后,又沿著泥土路向東走了幾米,并坐在離面包車2米左右的路面上。因泥土路有3米多寬,且邵某坐在路北側,周某便向左打死方向盤后,貼著泥土路南側行駛。當周某以為面包車已避開邵某并繼續前行時,邵某已被卷入了車底。周某繼續向前行駛,期間,邵某與車輛相脫離。從車輛后視鏡見邵某仍躺在水泥路面上喊叫,因擔心邵某糾纏,同時看見兩位鄰居在水泥路交叉路口北面,周某便駕車離開了現場。公安人員接他人報警后趕至現場,經調查后電話聯系周某,周某即滯留在候客地點等候公安人員。爾后周某被公安機關刑事拘留。事故發生后,邵某被送至醫院搶救無效,于當日11時40分死亡。

        2013年2月4日,南通市人民檢察院指控周某犯故意殺人罪向南通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邵某的養女王某一并提起附帶民事訴訟。南通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后,于2013年6月9日作出刑事附帶民事判決書,判決周某犯過失致人死亡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周某賠償王某醫療費、死亡賠償金等合計84431.62元。后南通市人民檢察院對上述判決中的刑事部分提出抗訴,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13年12月11日作出刑事判決書,判決周某構成過失致人死亡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六個月。后周某被移送至女子監獄服刑。

        2014年4月,周某通過親戚向王某繳納了25000元賠償款。

        2016年3月16日,周某因假釋提前出獄。周某認為,案涉車輛投保了交強險,事故造成的相關經濟損失應當由保險公司在交強險范圍內賠償,故保險公司應當賠償其在獄中墊付的25000元賠償款。同年6月,在多次索賠未果后,周某訴至法院,要求保險公司返還其墊付的賠償款25000元。保險公司認為,周某駕駛車輛致邵某死亡已經構成犯罪,故保險公司不應承擔賠償責任。

        【案件焦點】

        周某駕駛機動車過失致人死亡這一事件是否屬于保險事故?

        【法院裁判要旨】

        江蘇省海安縣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對于道路交通事故造成第三人的損失,保險公司應當予以賠償,但受害人故意造成事故的除外?!吨腥A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一百一十九條第五款規定,“交通事故”,是指車輛在道路上因過錯或者意外造成的人身傷亡或者財產損失的事件。本案中,涉案車輛的駕駛人周某被認定過失致人死亡罪,但是,一方面,事故的發生系周某疏忽大意沒有預見到邵懷芳被帶入車下所致,周某對該事故的發生主觀上不存在故意,而應當為過失,即事故系周某因過錯造成的人身傷亡事件,符合《道路交通安全法》對于交通事故的定義;另一方面,雖然周某被認定為過失致人死亡罪,但該罪名的認定并不影響其駕駛機動車因過失造成邵某死亡這一事件本身的性質,周某的過失行為本身也是一種過錯。因此,涉案事故屬于道路交通事故,屬于交強險的賠償范圍。

        江蘇省海安縣人民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第一百一十九條,《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條例》第二十一條之規定,作出如下判決:

        被告保險公司于判決發生法律效力后十日內給付原告周某交強險保險金25000元。

        保險公司持原審答辯意見提起上訴。江蘇省南通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一百一十九條第(五)項將“交通事故”定義為車輛在道路上因過錯或者意外造成的人身傷亡或者財產損失的事件。本案中,雖然周某與受害人原有糾紛,雙方對于沖突發生主觀上存有故意,但周某也在沖突過程中采取了一定行為以避免損害結果發生,對于損害結果的發生其主觀過錯形態屬于過失而不是故意,該節事實已由生效刑事判決所確認。受害人遭到被保險車輛碾壓導致死亡,周某作為駕駛員主觀上有過失,該事件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對“交通事故”的定義,屬于案涉保險合同約定的保險事故范圍。保險公司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對其上訴請求本院不予支持。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審判程序合法,應予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的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法官后語】

        《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條例》第二十一條規定,“被保險機動車發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車人員、被保險人以外的受害人人身傷亡、財產損失的,由保險公司依法在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責任限額范圍內予以賠償;道路交通事故的損失是由受害人故意造成的,保險公司不予賠償?!备鶕撘幎?,對于道路交通事故造成第三人的損失,保險公司應當予以賠償,但受害人故意造成事故的除外。那么,本案中周某駕車造成邵某傷亡產生的損失是否屬于交強險的賠償范圍呢?這要看周某駕車致邵某死亡這一事故是否屬于道路交通事故,如果屬于,保險公司就應當賠償,反之,則不賠。

        本案中,周某駕車造成邵某死亡已經被認定為過失致人死亡,該事故顯然不是周某因意外造成的。那么,是否屬于周某因過錯造成的呢?從法理而言,過錯是行為人的一種主觀意識狀態,包括故意和過失,行為人有意致人損害或者明知其行為會造成損害仍實施加害行為的,為故意;行為人由于疏忽或者懈怠而未盡合理注意義務的,為過失。周某的駕駛行為被認定為過失致人死亡,應當屬于車輛在道路上因過失造成人身傷亡的事件,符合“交通事故”的定義。故保險公司應當賠償交強險保險金。

        值得注意的是,《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條例》第二十二條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保險公司在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責任限額范圍內墊付搶救費用,并有權向致害人追償:(一)駕駛人未取得駕駛資格或者醉酒的;(二)被保險機動車被盜搶期間肇事的;(三)被保險人故意制造道路交通事故的。有前款所列情形之一,發生道路交通事故的,造成受害人的財產損失,保險公司不承擔賠償責任?!备鶕摋l規定,對于機動車駕駛人故意制造的交通事故,保險公司不承擔賠償責任。本案中,如果周某被認定構成故意殺人罪,則其無權要求保險公司賠償。


        Copyright(c)1991-2013   隱私權保護  網站聲明 Copyright(c)1991-2011 www.ayhvr.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深圳保險學會 粵ICP備05001980號
        地址:深圳市南山區粵興二道6號武漢大學深圳產學研大樓B座8樓 郵編: 518057 電話:0755-82475007 傳真:0755-82475017
        友情链接:  色综合天天综合网 {关键词}
        http:// lu5 龙胜| 华阴市| 常宁市| 姚安县| 泗阳县| 福安市| 广州市| 田东县| 阿拉尔市| 宕昌县| 福安市| 云安县| 双江| 东光县| 云安县| 丹棱县| 札达县| 崇州市| 思南县| 防城港市| 奉贤区| 大同县| 和平县| 庆元县| 彝良县| 枞阳县| 清丰县| 永清县| 峡江县| 伊宁市| 乌拉特前旗| 西藏| 日喀则市| 威远县| 绍兴县| 鄂州市| 南华县| 泾源县| 舟山市| 桑日县|